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2章 更多>>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2章

    时间:2018-05-14 叶姿朝四下里扫了一眼,看看是否装有监视器探头。
      两人贴着墙消无声息前行,边行边察看四周。
      长长的过道里什么都没有,拐角处是楼梯。韩冰婵看了一眼叶姿,意思是要不要上二楼。
      叶姿抬头看了看,又朝楼梯方向的过道望了一下,只见尽头是一道门,上半部是磨沙玻璃,上面贴着几个字,隐约可见是「杂物间闲人免进!」
      叶姿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她四下打量了一下环境,感觉这个地方可能问题。
      因为这个方位是整座建筑物和太平间相距最近的一面,而入口却设在不起眼的楼梯角尽头,越是那种看上去不显眼的地方,可能就是隐藏重大秘密的所在。
      那道门从里面反锁着,叶姿取出那串钥匙,试了五六条,最后还真的打开了。
      门里却不像是杂物间,中间一条走道,两边是对开的房门,那些门全关着,只有左边的一间房亮着灯光。
      韩冰婵与叶姿对望了一眼,轻手轻脚地走到那间房的门边,门是锁着的,两人屏住呼吸倾听了一会,里面没有任何人声。
      叶姿抬眼一看,只见门上方是一扇玻璃透气窗,但关着。她示意韩冰婵给她看风,然后双手举起,刚好能攀附到门的横框,只见她十指钩在门框上,运力上臂,引体向上,把身子慢慢地提了上去。
      叶姿屏住气把头越过门框,隔着玻璃,可见里面是一个停尸间,有七八张床,其中四张床上停放有尸体,全部用白色床布盖上了,看不到面孔。
      「果然有古怪……」叶姿双臂用力支持着,额头冒出汗珠,只见这个停尸间里还有暗门,不知道这些尸体是从这个门运进来还是运出去。
      叶姿一鬆手轻轻跳下来。
      「如何……」韩冰婵小声问。
      「有四具尸体……看来真撞上了……」叶姿微微喘了口气。
      「怎么办……真闯?」韩冰婵紧张地说。
      「嗯……」叶姿再次取出那串钥匙,轻轻插了进去,一扭。
      这次却不再那么幸运,连试了三条都不行。
      叶姿态耐着性子又试了几条,还是不行。
      「急死了……」韩冰虹在那边紧张地四下张望,祈求快一点打开这道讨厌的门,也许越过这道门,她们就大功告成了。
      但运气似乎和她们开玩笑,差不多是最后一条了,还是打不开!
      闷热的夏夜,过道里一点风都没有,叶姿已经香汗淋淋。
      时间就是一切,这个时候一旦撞上人就前功尽弃了。
      女警官咬了咬乾燥的嘴唇,将最后一条钥匙插了进去,一扭。
      「倒霉……」叶姿歎了口气,看来那家伙没有权开这些门。
      只有出真本事了。
      叶姿取出微型工具袋,从中取出两条细细的铁线,像她这样的特警是受过专门开锁训练的,普通的门锁,她能在十分钟内进行技术性开启。
      叶姿拉下口罩,拭了拭头上的汗,长长出了口气,将铁丝插入锁缝里。
      那边韩冰婵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每一秒钟都像过了一年似的,祈求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有人来。
      一分钟,两分钟……时间慢慢地过去。
      叶姿顾不上汗流如注,美丽的大眼睛一闪不闪,全神贯注地开锁。
      一名优秀的卧底在任何时候都是那么冷静,她凭的是实力,从不依靠运气。
      只用了五六分钟,只听得「啪」的一下,门锁终于被打开了!
      叶姿朝韩冰婵一招手,自己先闪入门里。
      停尸间里的温度比外面低很多,瀰漫着剌鼻的福尔马林药水味,叶姿待韩冰婵进来后轻轻把门关上。重新戴上口罩,然后靠向里间那道门,刚好那道门上半部是玻璃,叶姿一看,门那边又是一个房,但黑漆漆的,好像也停有几张病床,但看不清是否有尸体。
      「快动手……我给你把风……」叶姿说道。
      「嗯……」韩冰婵麻利地取出肝穿刺吸针,这次轮到她出手了。
      自从上次讨论后,她向专家请教了肝穿活检确认药物致死的可行性,在得到确切答案后,她决定用这种方法,只从死者肝脏提取少量肝细胞组织,然后再回去慢慢检测。
      韩冰婵看了看那四张躺着尸体的床,心里有点发毛。
      她屏住了呼吸,轻轻掀开其中一张床布,把死者的衣服撩起一角,露出肝脏区,把20厘米长的吸针对準肝区一下刺入,在针进入五厘米后边进边提拉针柄的小活塞,使针芯上移,负压的针鞘把吸上来的肝脏组织保存其中。
      因为是替死者做肝穿,省略了很多步骤,所以只须几分钟就能完成。
      一切进行的相当顺利,当韩冰婵完成最后一个尸体的取样,把吸针封好,这时房外好像传来人声。
      「不好!」叶姿脸色一变。
      「怎么办?」韩冰婵抬起头,口罩上方那两只瞪得圆圆的眼珠满是惊惶。叶姿贴着门凝神细听,隐隐听到外边有人说话。
      来人应该在两个以上,叶姿四处一看,发现这个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
      「怎么办呢……」韩冰婵手中捏着那几筒吸针看着叶姿,心急如焚。
      房间里的另一道门可以通到隔壁的房间,但那道门是锁着的,现在想开已经没有时间了。
      她想藏到门角后面,等这些人一进来就实施突袭。
      但这样的话事情就会有很大的变数。
      因为进来的人可能在两个以上,能不能一举击倒实在是个未知数。
      韩冰婵看着叶姿用手指了指里边靠墙的一个保险柜。
      这房间里除了几张放尸体的床,就只有靠墙处立着一个两米高的蓝漆铁柜,叶姿一早就看到了,但一般情况下这种保险柜是锁着的,开锁的时间也没有所以她未作考虑,但在无计可想的情况下,只有拼一下运气了,她来不及多想,箭步跃过去,握住把手一扭。
      「卡」一声,铁柜竟没上锁。
      叶姿心下一喜,今晚的运气看来不错,她轻轻拉开柜门一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吓得她差点叫出来。
      原来铁柜里挂着一副医学研究用的人体骷髅,那骷髅头上两只黑黑的窟窿正盯着她,由于柜门突然打开,骷髅微微地拖曳,好像咧着牙在对叶姿笑。
      「啊……」那边的韩冰婵吓得一下掩住自己的嘴。
      停尸间里本来温度就很低,铁柜门一开,令人感到阴风阵阵,不寒而慄。
      「天啊……」叶姿打了个激灵。
      由于一点準备都没有,她的魂都差点吓出来,想都不想就关上了铁柜门。
      韩冰婵用手捂着心口,只感到心儿噗噗地跳着,差点就要跳了出来。
      时间仓促,外面的人说话声越来越响,看来已到了门口,随时都可能开门进来了。
      叶姿惊魂未定,眉宇暗闪,美丽的双瞳透出焦急。
      她心念飞转,脑际却一片空白,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她一把抓住铁柜的另一个手柄,一下扭开。
      这次她有了心理準备,深吸了一口气,猛里拉开柜门。一件更加不可思议的事发生。
      两个女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铁皮柜里竟藏着一个人!
      一个活生生的人!
      那个人一身夜行装束,面上戴着一副黑色面具,只露出两只眼珠。
      咫尺的间距,叶姿与这个人四目对视,双方彷彿都不能相信眼前的事一样。
      空气在这一刻近乎凝结,时间也几乎停顿了。
      「这……是怎么会事……」
      叶姿怀疑自己是在梦游:这是真的吗!
      门外传来钥匙插进门锁的响声让叶姿相信这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短短的半秒里,一万个念头如电光火石闪过叶姿的大脑。
      「这……」
      没等叶姿作出反应,铁柜里的人做出令她意外的动作。
      这人伸手把叶姿拉了进来,那边的韩冰婵见状,已来不及细想,跟着挤了进去。
      就在她们关上铁门的一刻,房门的锁卡地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叶姿与冰婵胸口不停的起伏着,张着嘴一下下地喘气,这里发生的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铁柜里的空间并不大,同时挤下三个人后,三个身体便紧紧在挤在一起。
      黑暗中三个人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连心跳的声音彷彿也能听得见。
      通过身体的接触,凭女人的直觉,叶姿发现这名潜伏在铁柜中的神秘人竟也是一名女子!
      「这个女人竟孤身探险,是什么目的呢?难道她也是来……」叶姿在心里揣测着。
      叶姿想到这里不禁侧目瞥了一眼这个神秘女子。
      铁柜里只有一丝亮光,叶姿只能粗略感到这个女人和她一般高,身材匀称。
      「她到底是什么人?」
      这名神秘人却表现得很沉着,只见她敛着气一动不动,透过铁柜上方的透气疏栏看着外面发生的事。
      「如此看来,我们刚才的所有行动已经被她看到了,不知她是否识破了我们的身份?」叶姿在心里想着,因为她也在通过透气栏看着外边的情况。
      韩冰婵基本上还没从事情中反应过来,两只眼瞪得大大的,手心不断出汗,这一切对她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谈!
      六只眼睛一起通过透气缝看着外面。
      只见进来的那两个人在一起说了几句话,比划了一会,其中一个就推起靠外边的一张床出了房间。
      剩下的那个人把房门锁起,从白大褂里取出医用橡胶手套戴上,同时把脸上的口罩一下拉了下来。
      这个动作有点不合常规,因为进入停尸间这种地方是应该戴着口罩的。
      当这个人慢慢转向铁柜的方向,叶姿一下看清了他的脸。
      这个人竟是杨远帆!
      那个想追求她的神经外科医生杨远帆。
      「他来这里干什么…」叶姿在心里想,以他的身份是不用到这种地方来的。
      只见那杨远帆戴好手套后,把床上尸体的白布床单盖住脸的部分掀开。
      叶姿不知杨远帆要做什么,心想他会不会和药物试验案有关,回想之前和他交往,每每问起敏感的东西他都是有意无意地迴避。
      只见杨远帆把尸体身上的白布拿开后,站在那里不知做什么,好像在看那尸体的脸。
      铁柜中的三个人大气不敢出,静静看着事态的发展。
      过了一会只见杨远帆动手解开尸体身上的衣服。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叶姿还是可以看到那是一具女尸,因为衣服解开后可以看到胸前一对乳房。
      令她们感到意外的是杨远帆竟用他戴着橡胶手套的手玩弄那女尸的双乳。
      「不会吧!难道他……」一个可怕的念头同时闪现在三个女人的脑海。
      「这种事……天啊……」叶姿简直不敢想下去。
      不幸的是男人马上用行动印证了她们的猜测。
      只见那杨远帆爬上尸体身上,做起了不伦之事。
      铁皮柜里的三个女人几乎惊呆了。
      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竟是一名有奸尸癖的变态分子!!
      杨远帆根本不知道此时有六只眼睛在看着他无耻的表演!
      身体不停的起伏,极尽苟且之能事。
      叶姿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要解下口罩!
      殓房里福尔马林药水的气味能刺激他的慾望,他要的正是那种氛围!
      三个女人万万没有想到她们今晚会遇上这种传说中才有的事。
      杨远帆就这样无耻地在别人眼皮下表演着,把他内心最深刻最丑恶的一面尽情地展现无遗。
      三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低下了头,她们已经不能再忍受这种视觉强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