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虐爱女镖师 更多>>
 

    虐爱女镖师

    时间:2018-02-09 美艳的女镖师,风骚的女僱主,这一切的一切,都跟做梦一样,我不知道梦,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结束了。陆淑娟在济宁小镇购买下来一个偏僻胡同的宅院,当作我们麒麟镖局的宅基地。而这是一个阴森森的老宅子,有一种发霉的气味,一种阴森森的,破旧的蜘蛛网,彼此的穿梭。
    「吱吱~ 」我轻柔的推开门,而我看着仓库,空蕩蕩的,如今的一切,都是从头再来,思索起来,一番韵味,一种别样的风情了。我真的想不到,自己的人生,会在山东,有了一个根本的改变了。
    「谢谢两位柳姑娘!淑娟真的不知道怎么报答才好了!要不是你们花了30000元,这个宅子不可能买下!如果在正常的地段,这么大的房子,起码要好几十万呢!不过这里,背后就是女囚犯得乱葬岗,稍微凌乱一点了!」淑娟抚摸自己的领口,兴奋迷人,风骚挑逗了。
    「不必客气了!本来我们姐妹,还希望去江南,这么一来,没有银子了,我们哪里也去不了了!不如这样好了,我们也留下来,跟着你们一起干!」柳婵娟风骚的看着我,而这个山西的婆娘,和她的姐姐不太一样,她拥有一种含蓄的,小家碧玉的让人爱恋,总是感觉到她很清纯,其实或许未必这样。可是我作为男人,非常甘心情愿的上当了。
    「好啊!柳姑娘,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我看这样好了,乾脆我们姐妹3个人,结拜金兰,从此同生共死,别看我的个子高,其实我今年才年芳19岁!我是88的,我属龙!」陆淑娟在那里,兴奋的诉说而她身材高挑,一看不好像这么年轻了。
    「原来这样~ 那么以后,你就是我们的3 妹了~ 不过在这里,我们两个,就是给你帮帮忙,大事上,还要让你这个少奶奶做主哦!」婵娟风骚的推诿起来了,而女孩在一起,彼此的温柔多情,非常的浪漫,看着自己的妻妾,也非常的开心了。
    「我看两个姐姐心事重重!心里一定是喜欢张公子吧!我年龄小,可以让着两个姐姐!不过先说好哦!虽然我们是姐妹,可是男人这个,我对于男人很独佔的哦!」淑娟在那里,顽皮的看着我,搂抱我的肩膀,亲吻起来了。
    「这么说吧妹妹,我们姐妹在这里,也就是烧水做饭,干干下人的粗活!嗯~ 把我们两个当你的佣人就好了!」婵娟在那里,非常客套了,而陆淑娟这个傻丫头,根本没有什么心计了。
    「真的,两个姐姐,虽然你们买了房子,可是别说我佔你们的便宜,你们乾脆签了卖身契卖身我们陆家!然后呢~ 就当我的脚奴!其实我身边也不能没有人说话聊天!从小都是别人照顾我长大的,伺候我拉屎拉尿,别看我们只是一个镖局,可是该有的规矩,也是有的哦!下人见到小姐,是要跪着的!不知道两个姐姐能否受到得了呢!」陆淑娟兴奋的诉说起来,而她的内心不知道在干什么呢。
    「我去跟我的姐姐商量一下!我们能被陆姑娘收留,已经非常感激了!」柳婵娟离开这里,而她悄然转身,进入到一个侧屋里面了。
    「别光看!打扫这里的卫生!快一点!」陆淑娟的脾气很暴躁,整天都是大小姐的脾气,有时候跟你亲热了,恨不得整天贴着你,当你的小肚兜,小棉袄,如果生气起来,大小姐架子很大。真的不知道,留下她在我的身边,还有两个心计非常重的柳家娘子,我的日子,恐怕越来越不好过了。
    「张公子,我跟我的姐姐商量好了,如今我们是无依无靠!姐妹俩个人,浪迹江湖!本来我们打算回到水昌派总部,可是想不到那些人光顾你争我夺,抢夺水昌派白公子的地盘!我们回去了,必定是凶多吉少,如果你们肯收留我们给我们姐妹一口饭吃,我们甘愿卖身为奴!进入张家~ 」柳婵娟跪倒在那里,轻柔的跪倒在我们面前。
    「柳姑娘这是干什么~ 」我赶紧过去,上前搀扶了。
    「别~ 你姐姐呢~ 当我们陆家的奴才!就要这么跪着!嗯~ 让你姐姐出来,一起跪着!说真的,不是我嫌弃你们,你们都是被白玉郎玩弄过好几次的人了!进入我们陆家,也是可怜你们,收留你们,卖身契签署之后,为了表示忠心,不能这么白白签了~ 我们要按照陆家的规矩,用纹身在你们的背后,烙印一个女奴。这样走到哪里都知道是我们陆家的小奴了!也就不会再有外心了!」陆淑娟抱起胳膊,轻柔的抬起脚丫,踢打柳婵娟。「婵娟姐姐,我这么做,算欺负你了吗!」
    「小姐!婵娟不敢~ 嗯~ 能收留我们就好了!」柳婵娟跪倒在那里,轻柔的呻吟起来。
    「那就好!这就是我们陆家的针印!」陆淑娟掏出来一个,上面布满纤细小针组成的印章,上面雕刻。「陆家女奴」。
    我看了之后,感觉到一种万分的兴奋,一种难以形容了韵味了,甚至肉棒勃起,那种久违的兴奋。我吞嚥自己的口水,看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娘子,卖身到我这里,而我却无能为力。
    「够了~ 陆淑娟~ 不要总是什么陆家!陆家~ 你来到我这里,加入我的麒麟门,就是我张化得人了!不要跟我提什么陆家!这两个女奴,我收留当作爱妾了!我不许你这么欺负她们!」
    「别~ 张公子~ 在我们这里,女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男人插嘴了!」「啪~ 」她抬起胳膊,狠狠给了我一耳光,这个泼辣风骚的山东姑娘,这种方法,非常让我吃惊了。
    「本来打算烙在身体上就可以了,你这么说,我非要在她们如花似玉的脸蛋上,留下标记不可!我看你以后,还喜欢不!」陆淑娟拿起手中的印章,就这么过去,準备按在柳婵娟的脸蛋上。
    「住手!」我冲过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了。「啪~ 」我给了她一拳,就这么把她几乎打翻了。
    「你敢打我,还没有几天,好你个没有良心的,我跟你拼了!」陆淑娟过来,就这么冲动的,从架子上拿下来一把刀,在这里舞动起来了。
    「小娟,你得脾气我实在是受不了,什么陆家!陆家~ 我在这里这么说,白玉郎跟我情同手足,如今玉郎的妻妾落难,我非但收留,而且还要明媒正娶!当我的爱妾!你同意了,就留下~ 不同意,带着你的人走!这里房子是我们买的!」我站在那里,气愤万分了,我背过胳膊,第一次感觉到打一个女孩子,我竟然打了一个女孩子,还是我的未婚妻。
    「张公子!不要这样我们这次姐妹是诚心归顺你的!为了表示忠诚,我们姐妹俩个人已经想好了,卖身到张家~ 就算为奴~ 在我们的身体上烙印~ 也是可以的!你们是主人~ 来吧~ 貂蝉準备好了,一辈子给你们当贱奴~ 」柳貂蝉轻柔的拉扯自己的衣服,露出来白嫩的胳膊,她的模样清纯无比,风骚迷人了。
    「可是陆家镖局的招牌,是我们的!我不走,要走你们走!」
    「没有见过这样不讲理的女人!还没有过门,就这样!看来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了!走~ 」我拉扯柳貂蝉,还有婵娟。「两位娘子~ 我们走~ 」
    「张公子,这样不好吧!你马上就要跟小娟结婚了!你这是干什么!」貂蝉在那里,阴柔的甩动自己的袖子,一下子挣扎起来了。
    「你这个妖女!我杀了你!」陆淑娟一下子过来,手持自己的刀刺杀过来了。「啪~ 」柳婵娟冲过去,一下子下面一个扫堂腿,上面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哎呦~ 」陆淑娟痛苦的身体倾斜,摔倒在地板上了。她手中的刀也飞了。
    「臭丫头!就你的三脚猫功夫!比我们姐妹差得远!嗯~ 」柳婵娟气愤万分,抬起自己的脚丫,狠狠一脚踢打在她的肚皮上。
    「好疼啊,好疼啊!你打死我了~ 」陆淑娟痛苦的哼哼唧唧,呻吟起来了。
    「谁是小奴~ 」婵娟站在那里,风骚无比了。
    「啪~ 」柳貂蝉走过来,狠狠给了自己妹妹一个耳光。「婵娟,这就是你跟新主人这么说话的!小姐,我这个妹妹刚刚从山西的乡下来,完全不懂事要责罚,就责罚我吧!」她轻柔的跪倒在那里,裙子跌落在地板上了。
    「柳貂蝉~ 柳婵娟!还有陆淑娟,你们3 个女人给我听好!我不管你们干什么!嗯~ 你们不走!我走~ 你们3 个人过~ 我走可以吗~ 」我站在那里,感觉到一种无奈,一种悲情了。
    「别~ 别~ 」淑娟轻柔的站在那里,赶紧起来了。「张公子!别走~ 别走~我跟两个姐姐开玩笑!我~ 我一切听你得还不好吗~ 你可千万别不要我!我跟你都私奔出来了我女儿家的清白,如何见人呢!」
    「好!那么我来宣布!家里按照长幼的顺序!貂蝉为娘子,婵娟为2 娘子!你就是我的3 娘子!你们要搞好团结!我们的麒麟门,才能繁荣兴盛!我们张家,才能妻妾成群,繁荣旺盛!
    「不用了我们两个姐妹,都听少奶奶就是了,她是妻子,我们是小妾!婵娟~ 以后好好听少奶奶的话!」柳貂蝉拉着自己的妹妹,一起跪倒在那里了。
    「姐姐~ 你~ 」婵娟非常不高兴,可是万般无奈了。
    「臭婊子!嗯~ 让你给我拽!以后乖乖的,每天给我舔允脚丫!别以为功夫高了不起了!哼~ 听到了吗!可以不给你们纹身在脸蛋上,但是卖身为奴!必须有一个记号!包括那个男人,以后给我听好了!我再说一遍,卖身到我这里,就是我的奴了!连你也要纹身烙印!可以烙在你们后背上~ 也可以纹身~ 我们陆家镖局,是响噹噹的,这里就是分号了,为了逃避江湖追杀,你们只有忘记自己的过去,隐姓埋名,在这里老老实实,当一个普通的美女镖师!就好了~ 」
    「啪~ 」陆淑娟过来,对準我的裤裆就是一脚,而她的大脚丫,一下子踢打的我,精水几乎流淌下来了,或许人的骨髓里面,都有一种渴望被奴役,被蹂躏,被摧残的快感了。而我痛苦万分跪倒在那里。「是!是!我的女主人,以后乖乖当你的小奴!嗯~ 给我们纹身吧!」
    「这就对了~ 乖乖的哦!把衣服掀开~ 」陆淑娟过来,脱下我的外套,掀开我里面的衣服。她拿起那个大印,一下子盖在我的后背上。
    「啊~ 」尖锐的针刺痛我的后背,缓缓得留下来一些墨迹,形成一个绿色的刺青,上面写着「陆家女奴」。
    「呼呼~ 」我痛苦的趴在那里,气喘吁吁无法形容了,而这种卖身为奴的滋味,从此不再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和人生真的令人双腿发软,难以形容的悲凉了。
    「你们姐妹俩个人长的如花似玉,这么清纯可人,还不把男人的魂魄都给勾引走了!我在你们的白嫩脸蛋上!」陆淑娟风骚的走过去,拿起手中的印记,轻柔的旋转摇晃起来。而柳貂蝉跪在那里,索性闭上双眼。她抓住自己的脚踝几乎忍受屈辱的一切了。
    「算了~ 你们两个跟我进入屋子里面!把上衣脱下~ 在你们的脊背,分别烙一个就可以了!」陆淑娟看看,柳婵娟而她有些惧怕,不过作为大小姐一种情怀,还是要坚持了。有时候感觉到被,纹身和烙印犹如牲口一样卖身到陆家,从此不再做高傲的人,而是作为一个下贱的小奴,那种悲情,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而我看看如花似玉的貂蝉和婵娟,彼此爱慕,可是一种骨髓里面的奴性,被激发出来了,只能乖乖的,看着她们受到屈辱的蹂躏还有折磨,在身体上留下爱的印记了。
    卧室
    一切挂上了新买的红布,简单的装修了一下就算新房了,而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以及前途都在什么地方了。有时候甚至感觉到一种茫然,一种恨不得跪下,让女孩反覆玩弄。从此作为奴,那种感觉也很好,你只要服从你的女主人,根本不用思考,也不用干什么。完全被命运和别人左右,也是一种乐趣了。在江湖上从此隐姓埋名再也不管什么江湖事务,从此逃避一切,体会人生的悲情了。
    「请新娘子。」伴随女镖师轻柔的喊叫,而我和陆淑娟,轻柔的进入到这里。在这里布置得非常温馨,而似乎姑娘们,也欢快的等待这个时候,大堂里面泼洒了花瓣,一切处于一种芳香,一种幸福当中了。
    「新娘子来了~ 新娘子~ 」女孩子们推搡起来,非常的幸福,非常的优雅了。
    陆淑娟穿上一身红色的新娘裙子,那是一身优雅迷人红色旗袍,风骚性感了。她盖上红色的盖头,女孩子们清一色都是光秃秃脑袋了,刚剃光时候哭声一片,不过现在慢慢都已经适应了,这种新的风格。一种唯美的虐待,一种陆家镖局的新生。
    根据这里的新规矩,所有的女镖师都要剃光头髮,保持光头,并且涂抹绝毛膏,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陆家镖局,乾乾净净的作风。据说女孩子最多只能留下阴毛和腋毛,不过大清帝国,禁止女人裸体,所以这个无所知晓了。
    「嗯~ 」淑娟掀开自己的盖头迷人的微笑起来。她166 的苗条个子,她的光头椭圆迷人,性感的纤美优雅。她的眉毛剃光,纹眉性感。她一对迷人的丹凤眼,风骚柔情。她的鼻子性感柔和,纤柔软润。她纤长的瓜子脸蛋,白净诱惑。她的嘴唇纤柔红韵,轻薄迷人。
    她的脖颈纤润,白软迷人。她的肩膀骨感诱惑,性感的骨骼纤绷。她的手臂纤秀,性感的白软美韵。她一身红色的旗袍,她的乳房纤秀迷人,软润诱惑。她的腰肢纤软优雅,性感的婀娜而下。她的骨盆方韵,骨感地美韵诱惑。她的臀部圆韵,性感的肌脂腻积。
    她的大腿风骚诱惑,白软的美韵优雅。她的小腿纤润,纤秀的肌脂紧绷。她穿上肉色的连裤袜,性感诱惑。她穿上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而这个19岁的姑娘,现出来一种妖娆,一种性感。
    想不到这么快,这个曾经拿着长剑,指着我的姑娘,竟然是我的娘子了。我感觉到一种心跳加速,一种另类的幸福了。
    在这里,我们供奉女佛,而墙壁上有女佛的坐像。冉冉的香烟,一切如此的神圣庄重,以佛法的名义结合。为了女佛转生大法而结合,为了佛法的繁衍,生育后代,充满了神圣感。我在那里拜堂,而跟着我们的两个小妾,柳貂蝉和柳婵娟,也一起蒙上红色的盖头,她们站在我们后面。
    作为小妾,她们的处境不妙,根据佛法教义,和大清王朝的法律,男人的第一个妻子,为正式的夫人。其余的妻妾,都是妾室,或者奴婢都要听从第一个妻子的命令。女佛转生大法,规定一个男人只能拥有最多4 个妻妾。1 个妻子,3个当奴婢的小妾。而大清地律法规定是最多有3 个妻子,4 个小妾。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至少在现在我是一无所有了。
    「张化~ 在正式宣布你们结合成为夫妻之前,我想询问你们,你们是不是自愿为了女佛结合而成!」站在那里负责证婚的女镖师,幸福的在那里看着我。
    「我愿意!」淑娟姑娘拉扯我的胳膊,幸福的点头。「快点木头!」「我~ 」我想说不愿意,可是捆绑成为夫妻,都到这个地步了,说也完了。「愿意!」
    「陆淑娟小姐!你是否愿意成为张化的妻子!无论是生老病死,无论是贫苦或者疾病!永远都不放弃!」美女镖师在那里询问起来。
    「我愿意~ 」她幸福的手捧花朵拉扯我的胳膊。「那么用这根绳索,拴住他!还有这两位姑娘,你们自愿进入陆家,甘心为奴是吗!」
    「是的~ 」柳貂蝉和柳婵娟也是一身优雅的红色衣服,而她们盖上红色的盖头。双手被羊头形态反绑,彼此的交错胸口,勾勒乳房。她们的捆绑,还是我的杰作。而她们根据规矩,来了之后,都跪倒在我们身后了,表示甘心成为女奴。「我们姐妹甘心成为女奴,进入张家!生死不渝!」
    「好仪式可以正式开始!陆淑娟,这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你同时拥有了,丈夫,还有两个女奴!希望你在她们身体上,留下爱的烙印!表示她们彻底的归属你!」美女镖师,模仿尼姑轻柔的双手合十。而这也是一种原始的仪式,从古代就流传下来了。
    「已经有了~ 我在她们的后背有烙印!这个~ 」陆淑娟轻柔的拿起手中的印记。
    「当然了~ 后背的别人不一定看见~ 把胳膊都伸出来,其实陆家我们这个印章,雕刻很好看的!」她风骚的走过去,一把拉扯我的胳膊把我的皮衣,拉扯上去了。
    「啊~ 」我疼痛的呻吟起来,想不到陆淑娟为了霸佔我,在我的两条胳膊,分别留下两个印记。然后回去,在柳家姐妹两条白皙的胳膊,也留下两个这样的印记。她做完了才满意的微笑了,而我发现上面写着。
    「陆淑娟贱奴」表明我们的身份,属于她,属于她这个女孩子,而不是陆家。
    根据女佛转生大法的教义,女人在自己的丈夫身体上留下爱的烙印,这样将来这个男人,如果离开她,投奔别的女人,别人的女人就会发现,包括身后的女奴,都是这个幸福妻子的私人物品。可以任意的驱使和奴役,但是不能杀害。
    而根据大清地律法,一旦刺青,这种纹身不能去掉否则就是犯下死罪了。而且上面的纹身标注了所属,倘若反抗或者逃跑,也是忤逆的死罪。要切断四肢,挖去双眼,切割舌头,耳朵。最终开膛剖腹而死。想到这里,奴隶们只有乖乖的,跟着这个家庭一起生活下去了。
    奴隶的孩子,世代为奴隶。而这种人类关係,也是因为女性超过男性5 倍所造成的悲剧。因为男人大部分都是去南方打工了,越是内地,越是女孩子多,男孩子少,为了家庭的维持,只能用奴隶制这种方法。
    这样作为妻子的女人,不会在意自己的丈夫,跟下等的女奴交配,因为繁衍出来的,还是奴隶。这样壮大了家族,比什么都划算了。
    「一拜女佛!」女镖师轻柔的双手合十呻吟起来,而我们虔诚的跪倒在那里,彼此的双手合十,在那里吟诵。「女佛保佑我们的婚姻,神圣结合成!为了佛法的诚实,善良,忍让,忠诚!我们彼此爱慕!夫妻忠诚!如果男人有逃跑背叛,甘心忍受鞭打折磨!」我跪倒在那里,轻柔的背诵起来。
    我看着身边,有时候产生了错觉,我真正爱的女孩子,一个都不在我的身边。小敏,香儿,水玲珑,刘思薇。甚至包括李芳芳~ 我感觉到这次正式的结婚之后,我被彻底的拖入这个魔窟里面,如果背叛,大清律法也是不许可的。如果男女离婚,除非是女人把男人休掉,但是一个被休掉的男人,身体上还有别的女人爱的烙印,谁又能去接受呢?
    所以31世纪的婚姻,因为苛刻的条例,真的举行的仪式太少,肯在自己身体上,留下一个女人爱的烙印,必须是爱得非常深刻,只有这样,才能刻骨铭心了。而我为了躲避灾祸,这么草率,这么盲目,把自己的青年身体,白白交待给一个19岁的姑娘,想到这里,我甚至流泪了。
    「二拜父母!」女镖师在那里轻柔的呻吟,而我们朝着空蕩蕩的座椅,彼此的跪拜。我感觉到一种惆怅,而陆淑娟,显然不希望自己浑浑噩噩的父亲来捣乱了。
    「哭什么,男人家,不就是过门!嗯~ 」陆淑娟风骚的在那里,狠狠掐住我的耳朵。「哎呦~ 」我痛苦万分,几乎爬到在那里了。
    「夫妻对拜!」有时候我总是感觉到好奇,和3 个女孩子一起拜堂,而我的内心,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一种梦想的破灭,在这个荒蛮的山东小村子,这么落脚生存下来,不再有江湖,不再有梦,而是过着安稳的踏实日子。这种想法,第一次这么冲动,这么沉溺其中,这么的唯美了,被一个女王虐待,残忍的折磨,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兴奋起来了。
    我尴尬的跪倒在那里,轻柔的给淑娟跪拜。而她站在那里,温柔的给我鞠躬。这是地位上的不平等,而这也是31世纪一个普通家庭。根据佛法,根据大清的法律。地位最高的是一个家里的女王。其次是一个男人,在下面还有女奴。通过这样的关係,拉扯男人的心,绝对的对于女王服从。和女奴只是为了增加奴隶的数量和壮大家族。
    我看看身体后面的貂蝉和婵娟两个姐妹,她们也快哭出来了。
    「喝交杯酒!来~ 来~ 」一个女镖师,轻柔的拿过来酒水。「用家里娘子的鞋子喝酒!这才是一切!表示绝对的服从,无论从身体,还是内心!」
    「嗯~ 嗯~ 」看着陆淑娟的鞋子,我感觉到一种内心的放纵,一种激情,一种心跳了。我跪倒在那里,而我看着陆淑娟,轻柔的坐在椅子上。而在女孩子的助威当中,她脱下自己的高跟鞋。她抚摸自己的大腿,轻柔的交叠美腿。
    陆淑娟双腿纤美诱惑,充满了少女的优雅韵味,白皙充满弹性。她大腿后侧肌肉紧绷,性感的腻积丰圆,柔和的美韵迷人。她大腿后侧肌脂腻积软润,优雅的充满弹性,性感诱惑。她大腿后侧肌肤白软,皮纹腻积优雅,纤绷迷人。衬托她美韵方韵诱惑,性感的扁韵优雅,紧绷柔嫩。她大腿外侧纤秀柔和,性感的肌肉紧绷,纤长的美韵诱惑。她大腿外侧肌脂腻积,轻柔的优雅诱惑,充满了弹性。她大腿外侧肌肤白软,柔和的光腻迷人,性感的腻积紧绷。她大腿内侧纤柔软润,肌脂腻积优雅,性感的紧绷迷人。她大腿内侧肌肉纤绷,柔和的纤韵诱惑,性感的紧绷迷人。她大腿内侧韧带纤软,腻积的纤秀优雅,性感美韵。
    「呼呼~ 」我感觉到一种心跳,一种沉沦,嗅闻那种脚丫的臭味,甚至无法说,该说什么才好了。我捧起她的脚丫,而我看着她38号码的高跟鞋,而我嗅闻里面,一种浓郁的脚丫臭味。淡淡的,还有一个女孩子脚丫的痕迹。
    大清帝国,严禁男女性爱,看女人裸体和性交,都是死罪。就算繁殖,也只能男人把精水,喷射在就被里面,然后女人塞入阴道。而这样一来,玩弄女孩子的脚丫成为唯一的性爱替代品,难以形容这是什么变态的情慾了。
    「哗哗~ 」一个美女镖师走过来,拿起酒罈轻柔的往里面倒入酒水。「只有喝下女王脚丫接触过的酒水!表示从此之后,绝对的服从,再也没有别的想法!婚前的一切,包括那些女人,那些爱,不过都是过眼烟云!以后好好对待你的女王!绝对的服从,无论肉体上还是精神上!」
    「是~ 我的女主人~ 」而我捧起这一双高跟鞋,大口的喝酒。「咕咕~ 咕咕~ 」我感觉到一种臭味,一种浓郁的臭味钻入鼻孔,可是稀里糊涂的喝下去也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好~ 好~ 该你们了!」那些美女镖师,拿起陆淑娟的鞋子,轻柔的交给柳貂蝉和柳婵娟,而她们姐妹跪在那里,被迫低下光头,一人一只,悲惨的喝酒。她们扭动自己的光头,痛苦万分悲惨无比,可是没有办法,作为女奴隶,只有任由别人调教和折磨了。
    在人们的抚摸,闹新房当中,屈辱的调教开始了,而因为不能裸体,所以虐脚,舔脚,以及各种脚奴文化,成为了大清帝国性爱的重要组成部分了。第一次的调教,新婚的第一夜,有的是在喧闹当中度过的,彻底的让男人和女人,失去尊严。有的是在洞房,秘密的调教。总之难以形容了。
    「好了~ 好了,拜堂之后,我们就是夫妻了~ 跟我来~ 哪里那么啰嗦,上炕去!」陆淑娟风骚的掀开盖头,她就这么拉扯我的耳朵,拖拖拉拉,带着我去旁边的屋子了。在我们的身后,她牵扯手中的铁链,而柳貂蝉和柳婵娟,作为女奴,都是双手反绑,脖颈戴上项圈,一起拉扯过去了。
    「停~ 别揪扯耳朵~ 」我在那里反抗起来。「我娘就是这么修理我爹的,在山东这里,女孩子说了算!我看你听话不!别看你的功夫高!回去慢慢收拾你!」陆淑娟狠狠踢打我屁股一脚,而她揪扯自己的绳索,把我推搡的,塞入到洞房里面。
    「呼呼~ 」阴冷的风吹拂起来,而墙壁上的窟窿,刚刚涂抹一些泥巴,还有阴风灌入这里。这是一个侧室,在这里有一个大的土炕,可以并排睡下很多人,都不成问题。里面空蕩蕩的,一个破旧的桌子,仅此而已了。
    「上床去!」陆淑娟一把推开我,自己兴奋万分了,这个小色女。「给我上床!」她一把推搡我过去,就这么脱下自己的鞋子。「嗯~ 济宁这里也很缺水,本姑娘从小就不喜欢洗脚!我的丝袜穿了好几天了!你们将就一点~ 味道是非常浓厚的!本姑娘天生就是汗脚!别嫌难闻哦!还有两个奴才~ 一起爬行过来~ 跪在这里~ 给我舔~ 」
    她风骚的翘起自己的脚丫,销魂蚀骨,难以形容了。「哪里哪里!少奶奶的模样好似仙女,就是脚丫的气味,也是香的~ 」柳貂蝉爬行过去,乖乖的跪倒在土炕下,我真的想不到,这么一个美女,竟然戴上手铐,乖乖的跪倒在那里,给人舔允脚丫。
    「听话就好了~ 嗯~ 来~ 舔这里~ 」陆淑娟风骚的掀开自己的裙子,露出来白嫩的大腿。
    「姐姐~ 」柳婵娟兴奋万分,而她扭动自己的身体,也乖乖的趴下,就这么扭动光秃秃的脑袋,跪在那里了。她也是一身红色的旗袍,更加衬托身体的娇柔婀娜了。她风骚的摇晃自己的美腿来回的挑逗摇摆。
    她腿窝弧凹纤秀,性感的肌脂软润柔和,美韵迷人。她腿窝肌肤白软,韧带纤绷性感,柔和的软润迷人。她膝盖骨凸纤秀,性感的骨骼紧绷优雅,纤柔美韵。她膝盖肌肤白软,柔和的美韵而下,细润迷人。她小腿腓骨纤润而下,直挺的美韵优雅,性感柔嫩。她小腿面肌肤光腻柔和,性感的轻柔优雅,略微浮显腿毛紧绷细嫩。她小腿面肌脂软润,性感的纤绷诱惑,美韵迷人。她小腿面肌肉纤绷,腻积纤细,优雅柔嫩。她小腿肚纤润而下,性感的肌肉纤绷优雅,腻积迷人。她小腿肚肌脂腻积,纤秀的弧美性感,软润的优雅迷人。她小腿肚肌肤白软,性感的柔和纤秀,美韵的细嫩迷人。她双腿性感纤润,充满女性诱惑,略微浮显腿毛。
    「看什么~ 两个小秃头!让姐姐脚丫好好玩弄一下~ 」陆淑娟风骚无比,翘起自己的嫩脚,踩在柳貂蝉还有柳婵娟,光溜溜的脑袋上,那种变态的情怀,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我感觉到羞愧万分悲惨无比,更加多了一种凄美的韵味了。
    而两个女孩子自己光溜溜的脑袋,被女王的赤脚玩弄,那种风骚的情慾,羞辱万分无法形容了。
    「喂~ 这么玩弄你们是不是非常舒服啊!」风骚的陆淑娟,顽皮的诉说起来。「大概下面要流水了!可是流淌不出来对吧!鸳鸯铜棒,滋味很好吧!哈哈~ 」她风骚的翘起自己的脚丫,性感的来回摩擦。「让我好好玩弄你们两姐妹的秃头!跪在那里,给我把脚底板!舔允乾净哦!」她诱惑的晃动自己的脚丫,风骚万分,实在是销魂蚀骨,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了。
    「是我的女主人~ 」柳貂蝉反绑双手,羞愧万分,而她跪在那里,戴上金属的牙箍,而她口水流淌下来,轻柔的舔允陆淑娟的左脚。在另外一侧,她的妹妹,正在舔允陆淑娟的右脚。
    陆淑娟挑逗的晃动脚丫,这个小风骚,真得让人陶醉了。她脚踝骨感纤秀,性感的腻积柔和,美韵的优雅迷人。她脚踝肌肤白软,性感的腻积优雅,软润的诱惑迷人。她拥有一双迷人的脚丫。她脚背性感的长韵优雅,骨骼紧绷诱惑,纤柔而下。她脚背肌脂平坦,性感的软润迷人,腻积的柔和美韵。她脚背肌肤白软,性感的腻积纤秀,美韵的优雅迷人。她脚背青筋纤秀,肌脂细润,柔滑迷人。她脚背纤柔细软,性感的腻积柔和,软润的充满女性的诱惑。她脚趾头纤长优雅,轻柔的美韵迷人,纤细可爱。
    「嗯~ 嗯~ 」两个女奴跪在那里,轻柔的翘起脚丫,虔诚的,用自己的白嫩脸蛋,贴在女王的脚底板上认真的嗅闻,认真的体会,认真地面对了。那种纯情的样子,真得让人陶醉,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看得心惊肉跳,而我完全兴奋,几乎湿润了自己的裤裆。
    「我的脚丫是不是很臭啊!我今天故意没有洗脚,来回奔跑!本小姐的脚丫从来不用水清洗!以后髒了!出标的时候,就是你们跪下,给我舔允乾净哦!我天生都是汗脚,一动就出汗,可不要感觉太臭哦!」
    「是~ 女主人~ 」「哎呦~ 杀了我们吧!亲~ 」貂蝉兴奋的摇摆自己的屁股,几乎流水了。她痛苦万分,大概鸳鸯铜棒折磨自己,全身慾望充满可是只能用这种方法,发洩了。
    「嗯~ 好好的保持姿势!虔诚的贴在我的脚丫上嗅闻!」陆淑娟翘起自己的脚丫,风骚迷人,她兴奋得让两个绝色的美女,给自己当脚奴,而这个虐恋的家庭,虽然不是我最满意的。可是我也很满足,怎么说,貂蝉,婵娟两个姐妹,如花似玉,看得让人心惊肉跳,忍不住一番爱抚。
    「我的脚趾头唔~ 」陆淑娟翘自己的脚丫塞入两个女人的嘴巴里面,而她的脚趾头轻柔蠕动,而两个艳女,都彼此戴上金属的牙箍,无法嗜咬,只能乖乖的,吞嚥自己的口水,不停的舔允那个蠕动的脚丫了。那种女王的绝对控制,从肉体直到心灵,难以形容的美妙了。
    她大脚趾弧软诱惑,脚趾头略微外翻迷人,性感的软润诱惑,趾肚柔和的尖秀弧翘,脚趾甲方腻诱惑,可爱迷人。她二脚趾纤软诱惑,脚趾头弓凸可爱,柔和的纤秀优雅。她趾肚尖秀挤并,性感的柔和软润,脚趾甲凸翘。她三脚趾弧软优雅,脚趾头性感美韵,弓绷迷人,趾肚纤秀柔和,挤并诱惑,脚趾甲性感的凸翘迷人。她四脚趾纤柔优雅,脚趾头性感柔美,优雅的软润迷人,趾肚性感的风骚腻积,脚趾甲性感细嫩。她小脚趾弧凸弓软,脚趾头性感的弓绷迷人,纤柔的优雅诱惑,她趾肚尖秀凸韵,脚趾甲凸翘的可爱迷人。她脚趾头间隙略大,轻柔的挤并诱惑,风骚的软润迷人。她前脚掌和脚趾头略微有距离,诱惑的散发汗腻气味。她大脚骨柔和浮显,脚丫美韵长韵。
    「呜呜~ 呜呜~ 」柳貂蝉享受起来,而在昔日,这个优雅的大小姐都是别人给自己舔允脚丫,可是今天,白玉郎倒了之后竟然跪倒在这里,给女孩子舔允脚丫。真得难以形容,这是什么悲情,什么韵味,什么可悲可歎的诱惑了。
    她虔诚的扭动光头,任由一个19岁的女镖师,在自己的光头上踩踏,玩弄折磨,虽然爱恋,可是不能在一起,她承受了生死离别,最终选择了当一个卑贱的脚奴。而我知道貂蝉在故意希望自己忘却,希望自己逃避,她希望自己能沉浸在这种被虐待的慾望之中,彻底的忘怀,忘记江湖,忘记痛苦,只是乖乖的,安心当一个脚奴。
    「大小姐~ 乾净不乾净呢!」一身媚骨的婵娟,这个时候摇摆自己的屁股,风骚的哼哼唧唧。她跳起自己的眉毛,感觉到大概臭味太浓于或许作为一个女孩子,她出身贫寒,可是也没有给谁这么舔允脚丫的,一种羞愧,一种痛苦了。
    「小女奴!这么不认真!我说停止了吗!继续舔允!」陆淑娟翘起自己的脚丫,在那里风骚诱惑,挑逗万分,真得难以形容了。她兴奋的用自己的脚丫,不时地玩弄两个绝色佳人白嫩脸蛋和光秃秃脑袋,她轻柔的抬起脚掌,仔细的按摩起来。
    她前脚掌弓凸诱惑,轻柔的弧美优雅,肌脂软润迷人。她前脚掌肌肉弓绷,性感的充满弹性,腻积的美韵迷人。她前脚掌肌肤红韵,轻柔的优雅诱惑,风骚的细软柔嫩。她侧脚掌肌肉弓绷,性感的美韵优雅,柔和细润。她侧脚掌肌肤红润,性感的浮显皮纹,柔和的优雅细润。她侧脚掌肌脂腻积,风骚的软润诱惑,腻积的充满弹性。她外侧脚面弓凸性感,轻柔的弓绷肌肉,美韵迷人。她外侧脚面肌脂腻积,纤秀诱惑,弧凸美韵。她外侧脚面肌肤白软,柔和的弓绷优雅,纤柔美韵。她内侧脚面弧美柔和,轻柔的弧凹诱惑,肌脂腻积美韵。她内侧脚面肌肉弓绷,柔和的充满弹性,性感诱惑。她内侧脚面肌肤白软,轻柔的软润诱惑,优雅细嫩。
    「光秃秃的真滑溜!嗯~ 本大小姐以后要踩着你们秃头睡觉!」她兴奋的摇摆脚丫。「是~ 是~ 」柳貂蝉跪在那里,虽然万分的屈辱,可是没有办法了。
    「我娘说了,对待自己的小妾,如果不好好调教,长大了将来还不翻天了!尤其对待那些比自己漂亮的!你们可知道了,我以后要好好学习功夫,将来把我们陆家镖局的分号,发扬光大!这就足够了。哈哈!好痒痒!好舒服哦!」她兴奋起来,就这么躺倒在土炕上,而她蠕动自己脚丫,风骚迷人,挑逗万分,香艳无比了,这种调教,真得让人销魂蚀骨,让人鬆弛内心里面了。
    「嗯~ 嗯~ 好了!好了!两个脚奴!嗯~ 本小姐还有更好玩的!恩~ 」她轻柔的脱下自己的连裤袜把湿漉漉连裤袜,塞给我了。「你不是想嗅闻我的袜子!自己拿去好了!趴在那里,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起来了!」
    「是~ 是~ 」我尴尬的跪在那里,而我兴奋万分,第一天,我连女主人的脚丫都没有碰到,被迫嘴巴里免刁着连裤袜,裆下夹着她的高跟鞋,跪在那里了。
    「嗯~ 」陆淑娟在自己的脚丫,涂抹上蜂蜜,轻柔的翘起脚丫。「给我吃饭了~ 」她抚摸自己的嫩脚,挑逗无比了。嫩滑的蜂蜜轻柔的涂抹在白嫩的脚丫上,如此的香艳,如此的刺激如此的多情了。而这种性爱的替代,虐恋的美妙,真得令人销魂蚀骨,我几乎射精了。
    她足弓长韵优雅,弓绷的可爱柔和,性感美韵。她脚心弧凹诱惑,性感的腻积优雅,软润的紧绷迷人。她脚心肌肤白软,轻柔的美韵诱惑,略微浮显皮纹。她脚心肌脂白软诱惑,轻柔的充满弹性,细嫩的美韵迷人。她脚心肌肉弓绷,性感的轻柔优雅,美韵的柔和细嫩。她脚心汗腺发达,轻柔的散发女性脚丫臭味,软润迷人。她脚后跟韧带纤绷,性感的美韵而下,柔和的优雅软润。她脚后跟皮纹腻积,粗糙的柔和优雅,性感细润。她脚后跟肌脂腻积,扁平的乾硬诱惑,轻柔美韵。她脚后跟肌肉紧绷,弧凸扁韵,柔和的优雅美韵。她脚后跟皮肤粗糙,略微乾裂,轻柔的红韵迷人。
    「嗯~ 好~ 好」柳貂蝉和柳婵娟,兴奋的跪在那里,不停的舔允陆淑娟得脚丫,这种彼此的投入,甚至超过了我的想法,真的悲惨无比,挑逗迷人,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我感觉到兴奋万分。我看着,看着,忍不住自己夹并大腿摩擦一股精水喷射出来,喷射在红色的高跟皮鞋上了。
    「哈哈~ 好痒痒哦,你们两个听着!以后就你们伺候我舔允脚丫了!男人在哪里给我等着,还没有轮到你!本姑娘还小~ 才19岁,等待我玩弄够了,在怀孕!可是两个绝代的大美女,这么便宜我了!给我当脚奴!不要有什么意见哦!」
    「我们不会有意见的!嗯~ 女主人,我们不会有意见的!」柳貂蝉跪在那里,而她的泪水轻柔的顺着自己的脸蛋,流淌下来,凄惨无比,可怜无比了。从昔日的大小姐,那种风花雪月的生活,到如今一个破旧宅院里面的脚奴,这种身份的反差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不能逃跑,不能反抗,留下爱的印记,成为了这个家庭的一分子,没有地位,也没有任何人格了。